新浪佛学

冷水菩萨教我的那些事

文/善含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有一个人,经常端着一盆冷水,在我欢呼雀跃时,在我沾沾自喜时,泼来一盆冷水。曾经无数次地气恼,这人好讨厌,怎么老爱泼冷水。而如今,却深深地感恩和怀念他。这个人,就是我的父亲。

上小学的时候,学校倡议给贫困山区的小朋友捐款。我把三大罐装满一分钱的储蓄罐带去银行,换了三十元纸币,想都没想,全部捐了出去。当天的校会上,校喇叭广播表扬了我们班,因为捐款捐得最多;班会的时候,班主任又表扬我,说我们班捐款最多,我功不可没。我觉得很光荣,回到家兴高采烈地告诉冷水菩萨,今天被表扬了,捐款第一名。

没想到,冷水菩萨不仅没有竖起大拇指,还略带不屑地说:“你傻了吗,难道不知道给自己留点零花钱?”我听了很不高兴,一瞬间,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好傻?不禁问自己,当时怎么想都没想,就把换来的钱全都拿去捐了呢?如果有下一次的话,是不是最好留一半给自己?但又想,留一半对我来说,无非是多吃几包零食,可对于贫困山区的小朋友,可能就是少了一碗饱腹的饭呀!经过一番思考,我还是觉得,捐出去,才是最有意义的,自己的行为并不傻。

其实,冷水菩萨一直是个乐善好施的人。他经常帮助邻里,还参与助印传统文化书籍,为什么却对我这样说?小时候的我并不知其中原因。

这件事对我成长的影响是很深远的。原本一个孩子捐款时单纯的初心,可能因为外在的表扬而走上慕名功利的道路。然而,冷水菩萨的一盆冷水浇来,让我开始思考:自己的所作所为,到底对不对?到底有没有内在的意义?如果除去外在的表扬或者嘲讽,我到底还会不会继续这样做?

就算考试取得好成绩、获得什么奖、邻里亲戚怎么夸赞,冷水菩萨始终都是不温不火地泼着冷水,好像一切都没什么了不起,一切都很平常。在跟冷水菩萨的相处中,慢慢懂得了,付出的努力、做出的牺牲、取得的成就,有人赞叹、有人羡慕;也有人不屑、有人嘲讽。赞叹不一定就是自己真的做得很好,嘲讽也不一定就是所做确实没价值。如果自己的内心不知道所做事情的意义,一味追求外在的称许和认同,那必将是苦不堪言。

人生路上有很多选择,我经常会问自己:若不是为了博得他人的赞美和支持,若不是为了避免他人的嘲讽和不理解,若不是因为大多数人都这么做,不做的话就会感到孤单无助,我还会不会如此选择?

吃素以后,冷水菩萨也经常泼冷水:“不要那么执著。”我没有因冷水菩萨的冷水而动摇吃素的决心,但这冷水却在时时提醒我,放下内心的对立,才能更好地与人结善缘,吃素并不一定就要高冷。

修学佛法的路上,冷水菩萨依然在泼冷水。有一次,冷水菩萨不远千里从老家来看我。晚上下班回到家,我马上抓紧时间埋头自修起来。冷水菩萨凑过来瞅了两眼我那铺满辅助材料、书籍、笔记本的桌子,又泼来冷水:“你学这些有什么用?是要考博士吗?”我听了好气,摆明了就是嘲笑,一阵恼火后,我把冷水菩萨赶出去,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

关上门,我继续修学。冷水菩萨的质问却回荡在心。我学的这些有什么用?父亲一年只有这一周来看我,而我把他关在了门外。门内的我,把笔记本写满了字,一遍遍地思惟辅助材料的问题,很“精进”地学习怎么知母念恩,怎么发菩提心。原来,法义里的“关起门来精进地发菩提心”,说的就是我呀!也难怪冷水菩萨会问——你学这些有什么用?

在生活中与人相处,有时因他人的一句话,自己耐受不住,就要起烦恼、要嗔恨、要恶口相向、要吹胡子瞪眼睛。这时,冷水菩萨的那句“你学这些有什么用?”就会在耳边响起,一盆冷水浇在我热恼的心上,顿觉清凉了很多。

在我终于可以当辅导员带班的时候,内心充满了期待和喜悦。我做好了十二分的准备,种种细节也都提前做好了规划。都说第一印象很重要,我想,第一次的带班共修,我一定要给大家留一个好印象。就在这时,冷水菩萨又毫不留情地泼来了冷水,而这一次,也是他最后一次给我泼冷水,如当头一棒敲醒梦中人。

就在第一次带班前几天的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早晨,我接到了父亲突然往生的消息。这盆冷水,就这样浇在了对第一次带班充满期待的我的心上。我为第一次的带班设想过种种的情境:学员可能会有哪些表现,我怎么回应,讨论哪些问题,可能会有哪些疑问……但我真的从来没有设想过,冷水菩萨会突然往生,而我必须立即坐飞机飞回千里之外的故乡,也不得不匆忙之间找其他师兄去带班,一切都跟原本的计划差了十万八千里。所有的设想,刹那间成了梦幻泡影。而现实,总让人措手不及。

回家的路变得很长,一路上,没有眼泪,只是哑然,无常以极其猛烈的方式震撼了我。念佛之间,感受到这盆突如其来的冷水,浇灭了原本不易觉察的执著之心和自我重要感。冷水菩萨仿佛在用尽生命最后一刻告诉我:不要沉浸在种种妄想期待中,也不要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不要忘了无常。

在冷水菩萨的追思会上,我碰到了他的老同事,二十多年没见,他的同事还是一下就认出了我。他开口就说道:“你爸经常跟我们夸你,一说起女儿,就很自豪的样子。”我的眼泪哗地流下来,这个一生都在给我泼冷水的人,我以为他总是对我不满,我以为我常常令他失望,我以为他从不认同我的种种人生选择,我以为他老爱跟我作对……而我却从未用心体会过,这特殊的冷水背后深沉的爱。

今年,是父亲往生后的第二个年头,回家拜祭,深怀感恩,只是追悔懂事太迟。冷水菩萨走后,我竟越发地愿意与那些给自己“泼冷水”的人相遇和相处了,仿若在他们身上,看到了冷水菩萨的身影。

毕竟,人生路上,有人送花,有人点赞,并没有太多人愿意冒着被讨厌的风险来给我泼冷水。冷水或许让人不舒服,但却能浇息种种妄想期待,回归初心,回归平常心。敞开胸怀来面对冷水,冷水也能作道用。

泼冷水,也许这也是菩萨的一种特殊的教育方式吧!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