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佛学

原来共修的奥秘在这里

文/智蓓

我最开始接触佛法是在2008年。那时身体不太好,本以为大限将至,于是对死亡生起了极大恐惧。在绝望中,我想起佛法是可以了生死的。但什么叫了生死我也不是很明白,只是觉得,如果有一个东西,可以帮我克服对死亡的恐惧,那就是对生命最大的恩赐。于是,一念之间,我从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变成了一个学佛的人。

后来发现身体没什么大问题,虚惊一场。但以此为契机,我开始了我的修行生活。念念佛,读读经,看看书,闭过关,也顶礼过上师。这种学佛状态,济群导师把它叫做盲修瞎练。但我当时不知道这是盲修瞎练,以为修行就是这个样子,一晃六年。

两年前,我遇到一个比较大的人生烦恼,当时毫无招架之力,多年建立起来的人生信念一下被摧毁。我本来打算用一个月的时间爬出生命低谷,但三个月过去了,我还是没爬出来。这件事促使我反思,我不是学了六年的佛吗,怎么关键时刻一点力量都没有?于是就想,很可能我前面学的有问题,佛不是这样学的,我不能再这样混日子了,要找一些道友一起学。然后,三级修学的因缘就出现了。

记得当初在菩提沙龙听到三级修学的要求时,心里有点不爽。比如学制八年,好长哦。不过后来想想,为了获得世俗的小利益,一个谋生的饭碗,我都读了二十二年的书。现在要解脱生死这么难的事,导师只让我读八年,这难道不是非常高效的吗!还有比这更赚的事情吗?用八年,做一件对尽未来际的生命都有意义的事情,值!

再比如,一开始我觉得,像我这种水平,可不可以越过同喜班直接升入同修班。但是同喜班读到后面时,心里就很庆幸,如果当初没有认真读,就亏大了。可以说,同喜班奠定了我对佛法基本的理解框架。相比之下,我前面六年的自学佛法,连佛法的边都没摸到,真亏啊!

再比如,三级修学的一个特点是共修。每周两次,我想是不是太多了,一次就够了啊!小组共修是疏通法义,我当时觉得,法义又不是看不懂,干嘛要小组共修,不是浪费时间吗?班级共修可以分享心得,我还是很期待的。后来进班了,发现班上师兄基本都是零基础,我当时就想,哎呀完了,班级共修又泡汤了。但是修学还要继续下去,怎么办?于是我就给自己找了一个很高尚的定位:既然你们帮不了我,那就让我帮你们吧。所以最开始,我把我的共修看作是一场人道主义的救援。但是三个月后,我发现自己错了。

班上的师兄进步很快,我以前花好几年才完成的心路历程,他们几个月就完成了。看着师兄们因生命改变而散发出的那种喜悦,我心里开始不是个滋味,甚至陷入一种强烈的自我怀疑:为什么别人可以日新月异,而我却没有改变?然后每次班级共修,听别人分享时,我的各种小心思就开始蠢蠢欲动:别人分享得好时,我会惊讶,嫉妒,非常勉强地赞许;自己分享得好时,心轻飘飘地呼之欲出;看大家都跑题时,无明嗔心勃然而起。所有这些心念都悄无声息地出没着。大概一年之后,我才开始正视它们的存在;一年半后,我才有了点对治的力量。然后,我终于迎来了自己期待已久的生命改变。

至此我才明白,原来共修的奥秘在这里,共修不只是大家聚到一起,做个仪式,分享也不仅仅是说说话,谈谈心,其实共修分享本身就是全方位的立体修行。现在,我特别感恩师兄们提供的修行对境,感恩导师创立的这套模式,感恩模式中点点滴滴的要求和规则。以前我总遗憾,三级修学是师兄们在一起学,师父不管我们,但后来我发现导师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他就化身为这些规则和要求,时时护佑着我们,让我这么愚钝的人也可以看到生命前进的方向。

感恩!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