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佛学

心有所依生命不再孤独

文/道丞

为什么活着?

以前,我经常问我自己这个问题,一度时间,我认为人生是虚无的,每天都在走向死亡,走向一抔黄土。那时,我受神经衰弱的困扰,觉得人生了无生趣,苦不堪言。我曾经对妻子说“我为什么活着”,一是等着在女儿的婚礼上,牵着她的手将她郑重地交给她的新郎,完成一个父亲的责任,让女儿在完整的幸福感中接受亲友的祝福。现在女儿还没结婚,我得好好活着。二更是为了陪你,因为你那么依赖我,我舍不得扔下你,让你独活在世上孤苦伶仃。如果只剩下我一人,我就无所谓活着还是死了。因为对正常睡眠的渴望,我对妻子说,等我死了,你就在我的墓碑上刻上:阿生,你终于不用为睡觉烦恼了。

还有孤独感经常袭击我。我也有三五好友,但只是打打球,吃吃喝喝,聊点家长里短,将孤独暂时忘却。妻子说,不是有我陪你吗?我只能点点头,因为怕伤了她的心。那时,我害怕长假,工作的忙碌可以让我麻木,但假期那漫长的无聊和孤独感让我不知如何是好。那时的我,经常胸口堵,我知道这是抑郁症的表现。

怎么办?我开始一遍一遍地读《金刚经》,读《六祖坛经》。读时似有感悟,但放下经书,烦恼依旧。我想到寺院去请教佛法,但不知道到哪里去寻找。时常一个人面对漆黑的夜,问自己:我如何才能拯救自己?

2016年10月13日,这个日子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阳光灿烂,那天秋高气爽,那天我遇见了青山读书会,遇见了三级修学。就像在茫茫戈壁中跋涉,终于找到了绿洲;亦如飘荡的游子看到了家乡的炊烟。义工师兄慈悲的笑容和话语,让我感到温暖。导师清凉的法语,如汩汩清泉,流入我的心田。此后,我每星期都参加读书会,读书时都舍不得上洗手间,生怕漏了哪怕一点点师兄们的分享,每次都是到了实在憋不住才去,然后就是一路小跑。

参加了十几次读书会后,我终于在2017年2月正式进入同喜班学习。

终于,我有了一群伙伴,一群有共同目标,有共同追求的伙伴;从此不再孤独,更不会空虚;从此一颗漂泊的心,终于有地方可以安放了;从此每次的共修成了我最喜欢最期待的心灵聚会。

同喜班的课程,我觉得很多就是为我而设,导师智慧的开示一点一点地解开我的心结。我不再纠结于身体的状况,因为佛法说万物皆是无常,我的身体也是无常的,有些变化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呢。永远健康,是一厢情愿的妄念而已,必须坦然接受。之前的种种烦恼和愁苦,就如导师所说:是在被第二支毒箭深深伤害着,是被自己的设定伤害着,是被自己的贪念伤害着。通过修学,我学会了渐渐放下。突然发现,心里轻松了。

在师兄的帮助下,我还放下了之前对中医执著的偏见,开始接受中医的调理。虽然现在烦恼有时还会起现行,但烦恼的时间已经比以前短多了,因为现在学会了用佛法进行观照,去看这个烦恼缘起是什么,试着用正见去照破它。每次都可以收到较好的效果。

我母亲患有神经衰弱症,所以我们家兄妹七个,有四个被失眠困扰,一定程度上也有遗传因素。我最小,症状开始得特别早,从读初中时就开始有些麻烦了。以前我对母亲有怨恨,常想:为什么要生我,要生就生好点嘛。现在通过修学,我只有万分感恩母亲,让我有机缘得到暇满人身,使我能够听闻佛法;我也感恩我的病,它是我走进三级修学,追求解脱的增上缘。

特别感到欣慰的是,我的妻子成了我的同修。当初去参加读书会的时候,她不放心,怕我误入歧途,因此去陪着我,以考察的态度来参加。但渐渐地,她也深深爱上佛法,爱上了三级修学。我们一起修学,一起在导师的座下皈依三宝。以前,我总觉得她不能够理解我心灵层面的需求,觉得自己的孤独感无处可说。现在我俩终于成了真正的灵魂伴侣,感情得到了进一步升华。

在一年的修学中,特别感恩我们的辅导员师兄,她显现出来的慈悲和可爱的智慧,让我对修学充满信心。我已经将修学作为我此生最最重要的事情,没有之一。特别期待接下来的同修班的学习。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三级修学,感恩所有的义工师兄们,感恩我的同修。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