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佛学

有限的相见无限的忆念

文/照东

四年前,我进入三级修学。一个多月后,便见到导师。那是在厦门举办的菩提家园大分享会上。看到很多师兄在偷偷地擦眼泪,我才明白,佛法的力量,是如此融软人心。导师自始至终,都是那么平静,那么祥和,看到精彩处也露出微笑。噢,原来善知识,是这个样子。

而后,我和师兄们来到阿兰若处,第一次亲近导师。我记得那天下午,阳光穿过竹林,映照着导师慈祥的脸庞。导师亲切地和我们叙着话,师兄们时不时提出请教,导师只言便语,轻声回应,有时只一个眼神,似乎就融化了问题背后的烦恼。时不时传来啾啾的鸟叫声,欢快得不同寻常。我原来准备了一肚子的问题,可见到导师后,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犹如冬天的雪遇到了春天的风。

天色渐晚,师兄们拖着意犹未竟的脚步,依依不舍地离开。阿兰若啊阿兰若,竟成了第一次让我留恋的地方。

后来,我听到慈妙师兄唱的那首《追随》:“我见过您吗?您笑而不答,阳光洒遍了心田开花。”内心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是啊,导师的笑容,仿佛让我回到了那个春天,那满山遍野的映山红啊,在我的心田肆意开放。“一定是您呀,终于找到啊,清风吹过了天地无涯。”是啊,导师的慈悲,就像冬天里的暖流,温熨着生死流浪中那颗疲惫的心。

我一次次地听这首歌,一次次地想起导师伟岸的背影和慈悲的笑容,任凭泪水一次一次滑落。我坚信这首歌,一定有抚慰人心的力量,几次在主持读书会时,我都会播放并推荐这首歌。我经常跟新师兄说:有机会一定要去见导师,导师比视频中“帅”多了。见了还不够,还要多忆念,因为导师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有正法的力量。

一次我开车从永定回龙岩,路上大车很多,有一处发生了车祸,路上鲜血洒满,惨不忍睹。人生生之苦,人生老之苦,人生病之苦,人生死之苦,这种种的景象,这种种的无常,如果没有佛法,就如同《三宝歌》中所唱:“人天长夜,宇宙黮暗,谁启以光明?”如果没有导师,谁为我们拨开生命的迷雾,谁让我们沐浴久违的阳光?那只能像陷入泥潭的大象,越是挣扎,却越陷越深。众生啊众生,被业力所束缚,就像鸟儿被困在笼中。我们总想展翅飞翔,收获的却是更多的迷茫。轮回的可怕,竟真的是如此可怕;三宝的宝贵,竟真的是如此宝贵。

第二次见到导师,是导师应人寿之邀来龙岩作《佛教的财富观》的讲座。我们在台阶下恭迎导师,导师高大而洒脱的身影,从弟子们虔诚的眼神中飘然而上。在导师步入会堂前,我们再次在门口恭迎,导师对每一位弟子点头微笑。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我却如此清晰地记得这个镜头。导师为企业开示时的声音,虽然不如主持人宏亮、有磁性,却另有一番清凉,犹如赤子,在分享他天然的快乐。

之后,在每一次餐前念诵普贤的十大行愿时,这个听法的场景,都成为我在念“常随佛学”时观想的所缘境。愿我永远不要忘记这个场景,愿一切众生,于一切时,一切处,都能“常随佛学”。

讲座结束后,我们追随导师来到净慈寺上香。当导师俯身跪在释迦牟尼佛前,弟子们也齐刷刷地跪在大殿前。弟子们的那份虔诚和恭敬,是因何而感召?我想,一定是因导师无限的虔诚和恭敬而感召。那一刻,没有年龄大小,没有男女差别,没有地位高低,只有一份欢喜在弟子们的心中流淌。西方极乐世界的圣者,是不是也如此地简单而欢喜,如此地恭敬而温暖?

那一刻的场景,成为我现在念诵“请佛住世”时观想的所缘境。

第三次见到导师,是在厦门聆听导师作关于“临终助念”的开示。导师一如既往的幽默,一如既往地令我们开怀大笑。之后,我们去拜见见导师,还有幸与导师合影。临别时,向导师跪拜告别。那是我第一次向人下跪,竟然很自然,满心欢喜。那一刻,成为我在念“请转法轮”时的场景观想。祈愿在无量过去的我,无量现在的众生,无量众生的未来,都能如此欢喜地顶礼三宝,为一切苦难众生请转法轮。

一次来到西园,看到各种花儿盛开,到处郁郁葱葱,阳光给寺院的墙壁打上一层金黄色的光晕。鸽子在草中漫步,乌龟晒着太阳,有几条鱼儿甚至不怕人,任由游客触摸。我不禁感慨,因为导师的功德,就连西园的动物都仿佛通了人性,一派岁月静好的景象。

因为每天的忆念,我对导师日渐熟悉。一次,我忆念着亲近导师的一幅幅画面,导师的笑容伴着我不知不觉渐入梦乡。睡梦中,导师一如既往地笑着,矫健地走来,周边桃花烂漫,箫声如水,导师散发出圣洁而清亮的光芒。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光芒,如此明亮、洁净而柔和?我想,那一定是导师纯正、广大、强烈的菩提心的力量吧。

我的世界,因为导师的出现,平添了些许镇静和温暖。有时候我在想,那灯光,那阳光,一定是导师温暖的显现。甚至我在进入潮闷而空旷的地下室,浮现的不再是一丝惶恐,而是导师慈悲的笑容。

我也经常观想导师在游历佛陀故迹时,手抚斑驳的城墙,眼神悠悠远望的场景。仿佛听到他在说:“佛法那么好,为什么知道的人那么少?”我仿佛看到导师在从年少到今天一路走来的身影,穿着一如既往的灰色僧袍,在一座又一座深山中跋涉,辗转于从大陆到远洋的每一个需要他的地方。

导师童真入道,无儿无女,吃的用的都是那么简单。也许在他的心里,只有众生的苦和众生的需要。菩萨于一世又一世中救度着我们,如同寻找他迷失的孩子,不舍一位众生。导师亦复如是。那份浓浓的慈悲,广大到无限的情怀,治愈了众生所有支离破碎的忧伤。

导师说,师兄们都可以成为如来使。原来我们的人生,还有这么一个温暖的选项!

导师说,希望菩提花开满世界。祈愿导师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就像春风吹遍大地,唤醒沉睡的花儿,带去三宝的芳芬。

最后,借用《追随》中的一句歌词来表达我的心声:只愿追随着您的脚步,生生世世不再久违。

蓦然回首时,我才明白:原来,您一直在无尽地守候。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