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佛学

三次拜忏经历令我获得新生

文/菩提子居士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小时候由于调皮,经常犯错,父亲在批评之后总是说:“知错能改,以后不再犯了就好。”于是在“知错改错”的自我约束下,我逐渐成为大人眼中比较出色的孩子。后来长大了,离父亲越来越远,上了大学又参加了工作。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工作压力的增大,不断地犯各种各样的错:感情的、金钱的、道德的、法律的……有的甚至来不及思考和反省就过去了。各种别人知道的和不知道的罪业不断地积累着,越积越多,自己内心的惭愧和惶恐与日俱增,以至于自觉头脑不清,工作干劲不足(为了名和利而去犯错造业又何苦呢?)。

真想像小时候那样,犯了错在父亲面前承认错误,忏悔一番,重新开始。而如今父亲八十多岁了,我又怎忍心再去向他老人家诉说?碍于面子,又不想在领导和妻子面前发露忏悔,于是只好一个人扛着。越扛越累,以至身心疲惫,苦不堪言。

学佛后才知道,我们人岂止今生今世造下许多罪业,往昔无量劫来也造下了无量无边的罪业。佛陀慈悲,开忏悔法门,教众生通过忏悔解脱罪业,获得新生。我如获至宝,像在漆黑的荒野中看到了一盏灯。听人介绍,辽宁海城大悲寺每年阴历四月初八和七月十五有两次通宵拜忏,很殊胜,于是就有了我的三次大悲寺拜忏的经历。

初消业障

第一次去大悲寺拜忏是二〇〇五年的阴历七月。几次转车后就到了位于辽宁省海城市毛祁镇曹家堡村附近山上的大悲寺。寺庙尚未建完,规模也不大,但感觉特别清净。阴历七月十五是佛教的盂兰盆会,是佛陀因弟子目犍连救母慈悲而说。后世每年于此日举行盛大法会,超度众生七世父母。拜忏从十四日晚七点开始,一直拜到十五日凌晨三点半,接着唱早钟偈和早课,约六点结束。广场很大,大约有两千多人参加拜忏,有的老人都七八十岁了。由大悲寺十位出家师父带领大家边唱边拜,唱一句,拜一拜。

“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我随着师父心中流露出的慈悲清净唱调拜下去,头触地的瞬间泪水奔涌而出,无尽的悲意和惭愧生起。两千多人边唱边拜,声冲霄汉,共同忏悔的力量震荡着每一个人的心,渐渐融化了人们心中的坚冰,打开了人们的心扉……拜到十二点时,汗水已浸透全身,腿脚酸麻,膝盖处透出隐隐的血迹。部分体弱的人离开了现场,我的心也有点动摇。但是想到被我杀害的众生之苦、历世父母之苦,还是坚持下来了。中间无数次想停下来歇歇的念头升起来,都被澎湃的忏悔声所淹没。曾经一度感觉拜垫下面有尖锐的东西,硌人很痛,甚至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原本平坦的地面变得凹凸不平了。其实哪有什么不平和尖锐,全是因为极度忍耐而产生的幻觉,唯心所造而已。由此悟到:我们平时自以为真实的感觉,是多么不可靠、多么粗重的妄想啊!三点半终于到了,身心忽然轻松舒畅,感觉内外一如,一种从未有过的清凉。那一声接一声回荡在虚空中的忏悔声,似乎有粉碎一切的力量,还不断地在我耳边回响,久久不去……

上午大悲寺住持上妙下祥法师主持法会,为所有众生的所有父母诵经超度,约有三千人参加。下午我参加了受三皈依和受五戒仪式,身心愉悦。尽管一夜没睡,但精神很好。经过十几小时的车船劳顿后回到家里,父母竟然说我脸色红润有光泽。父母并不知道我去那里做了什么,更不知道我在寺庙的三天中,守寺里的规矩每天只吃一顿饭。人家说真心忏悔面相会改变,难道我的面相真的有些变化?

再尝甘露

尝到忏悔的好处后,今年的阴历四月初八(指二〇〇六年),我又同妻子一起来到大悲寺拜忏。人还是很多。这次拜忏我已经有了经验,边唱边拜,不紧不慢,不像第一次那样激动,心中很平静。因为自从上一次拜忏和受戒后,身心平静,似乎有了些许定力。但到了十二点多的时候还是感到疲惫,心意动摇,正好此时换上了声音洪亮而富有感染力的释亲舟师父领唱,我精神一振,抖落疲惫,随着“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心亡罪灭两俱空,是则名为真忏悔……”的唱偈一鼓作气拜了下来。在承受身体的痛苦和自心的烦躁的同时,以前所造恶业的一幕幕似乎在脑海中闪过,转眼即逝,并无定性。两点时开始下雨,大家都在拜着,没有人停下或躲避。我已做好了露天拜到底的心理准备。雨水和着忏悔的泪水、汗水流下来,恰似甘露涤荡我身。亲舟师父慈悲,后来就让大家都到大殿里拜。这一次拜忏没怎么觉得累就到了三点半,比上一次轻松了许多。

这次拜忏之后,一个很大的收获是身体轻灵,好几种慢性病都没再犯。原来忏悔不单能治心病,还能治身病啊!忏悔真好,修行真好。通过这次忏悔,看清了前方道路的光明,更加坚定了我学佛持戒的决心。

渐入清凉

今年的七月十五拜忏,我又加入了这一行列。这次与上两次不同,人更多了,有大约三千人参加,寺院从没有下过通知,人们全是自觉自愿来的。我自从上次拜忏后至今,多数时间在寺院里,坚持日中一食,尽管人瘦了很多,精神和体力都很好。身边的一位居士问我:“那么瘦,能坚持拜通宵吗?”我回答说:“能”。因为我知道,能否坚持到底不决定于体力,而是靠毅力。这次拜忏,我发愿代所有众生忏悔业障,原以为会很累,相反,整个拜忏基本上没有累的感觉,内心也没有与自己做斗争的痛苦过程,不知不觉就拜完了。当师父宣布拜忏结束时,我还以为才一点钟呢。因为前一段时间接触了四念处,了解到“苦、空、无常、无我”的道理,拜忏中不去注意我的感受,努力体会无我的境界。开始时还不行,渐渐地就投入了。我是幻我,苦是幻苦,本来是空,无一真实。哪个是我?谁在受苦?把苦感觉成甜行吗?拜下去就是,肯定行。头脑中一片空白,既没有第一次拜忏时的激动,也没有第二次的一幕幕闪现。好几次拜下去都忘了起来,听到唱忏的声音很大,身体跟着机械地拜着。蓦然醒来却发现自己没唱,啥时停的也不知道,只听到附近一个居士嘤嘤地在哭,大概她有很多委屈或是很惭愧所致吧。不去管它,继续拜,直到结束。

拜忏结束后举行了盂兰盆大法会,约有五千人参加。下午受三皈依和五戒的人很多。刚开始时天很热,到受戒时就吹来了凉风。到师父教新受戒居士搭缦衣时,晴朗的天空中飘过一朵云彩,下了几分钟的阵雨就停了,大概是天降甘露了吧。看着刚刚受了皈依和五戒的居士们去领皈依证,那种双手捧着皈依证的神态,就像获得了新生命一样,我心生欢喜。这才发现,原来不但我需要忏悔和佛法,众生也都如此的需要忏悔,需要佛法啊!

这就是我的忏悔经历和感受。回想自己的三次拜忏,一次又一次的收获,一次又一次的进步,感觉是不同的,效果也不同。三次法会也不同,参加忏悔的人一次比一次多,一次比一次殊胜。而人们的主动性也在提高,第一次时,中间有一半多的人坚持到底,第二次则有三分之二的人坚持到底,第三次则大多数人都坚持拜到底。这种集体忏悔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议。如果人们都能认识到这种忏悔的法门,都能生起无比勇猛的忏悔心,何事不办啊?

佛法历来重视忏悔,认为忏悔是向善的开始,众生欲得清净必须从忏悔做起。忏悔可以消除业障,可以开智慧,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有的人往往轻看了忏悔这个法门,认为太简单,很低级。其实忏悔是一个很高深的大乘法门,有取相忏、无相忏等等,这里有很深的道理,佛经里讲了很多。简单地讲,就像我们欠了别人的钱,不但不还账,人家跟我们要,我们还不承认,跟人家干仗。这种做法是一种赖账的生活,是迷惑颠倒的,这样的日子只会越过越糟,打不清的官司。正确的做法是:有钱还钱,没钱也得先承认欠账,有个好的态度,争取人家的宽大处理。忏悔就是认账,忏悔就是还账,一次不行,可以两次、三次……直到还清无始以来的债务,做一个真正“无债一身轻”的人,真正清净的人。然后再开始持戒修行,或者投入工作生活,才是真正的人生。

现代社会节奏快,压力大,人们的心灵无所依靠,有苦无处诉,随之产生了许多问题。有的人借酒浇愁,愁更愁;有的人去蹦迪,麻醉一时;还有人寻找婚外恋,越恋越乱;甚至有人选择了自杀,了也了不了……这些都不解决根本问题。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依靠佛法忏悔的力量,拔苦除根,永不再犯,究竟清净。最好能在此基础上再受持五戒,这样不但还清了夙债,又能确保不欠新债。做一点善,积一点资粮,就像拥有了一个无漏的宝鼎,总有一天,福慧具足,了生脱死无难事,悟解大乘,广度众生。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