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佛学

普陀山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主席道生长老舍报

佛教在线浙江讯  天地含悲,祗树凋落。普陀山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主席、普陀山普济禅寺首座道生长老于佛历二五六一年十二月十七日(公元2018年2月2日)23时10分在普陀山普济禅寺安详舍报,世寿九十六岁,僧腊八十七年,戒腊八十四夏。

追思道生长老一生行仪,祈愿长老不舍众生乘愿再来。

道生长老和普陀山

“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飘渺间。”这诗句说的就是南海普陀山。普陀山与山西五台山、四川峨眉山、安徽九华山并称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是观世音菩萨教化众生的道场,素有“海天佛国”、“南海圣境”之称。而在这普陀仙山中还藏有一位被称为“普陀山之宝!”的高僧,他就是佛门耆宿、普陀山佛协咨议委员会主席、普陀山全山首座道生长老。

道生长老一生情系普陀山。1922年农历五月初八出生于浙江舟山。他十岁依了空法师膝下剃发染衣,从此遁入空门,从普陀山白象庵到慧济寺,从天童寺到法雨寺,从五磊寺到普济寺,一路追寻如来足迹,古佛青灯、常随佛学、弘法度众!三中全会后,道生长老曾一人肩负普陀寺当家师、维那师、知客师三担而丝毫不知疲倦,为建寺安僧、为普陀山的复兴而倾尽所能。

行愿建寺安僧复兴海天佛国

一九七八年,当国家决定普陀山为全国第一批开放寺院,普陀山迎来了恢复重建的机遇。道生长老作为从普陀山出家,走出的僧众,重又回到了普陀山。

那是一段艰苦的岁月,然而却也是道生长老心内充满了幸福的日子。道生长老曾介绍恢复普陀山海天佛国的境况:“我们来时,大殿空空,没有佛像;床呀、桌呀等什么都没有,一穷二白、十分艰苦。政府号召普陀山居民把原先从寺庙里拿回来的东西,归还给寺僧使用,我们就有了简单的睡铺,办公桌椅等。后来从定海归还了一些生活和办公用具,逐渐地好起来了”。当年二十多个男女众,合聚在普济寺办公,开始担当起在一片废墟中复兴普陀山的历史重任。白天劳动一天,晚上坚持坐禅念佛,遇上停电,就燃起小蜡烛,看书、写字、补衣服……一九八三年后,有段时间因客堂缺人手,道生长老身兼三职,当家师、维那师、知客师,三副担子一个人挑,他老人家仍然不知疲倦、任劳任怨,干的红红火火。虽然劳累了一天全身酸痛,一挨枕席就睡死过去,可他内心是甜的,充满了幸福感。他感谢党和政府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他感恩妙善老和尚对他的信任,他感谢普陀山两序大众对他得支持,让他能够为建寺安僧、为普陀山的复兴而尽其所能!

普陀山的海天佛国在一片废墟中再现梵音袅袅、香烟四溢,无论是妙善老和尚,还是戒忍法师,在谈到普陀山的复兴时,无不对道生长老满怀赞叹!

终生诵持《妙法莲华经》

道生长老终生受持《妙法莲华经》,并从中受益,得六根清净。他曾说,出家最好,得白云自在,心像白云那样,来去自如、无阻无碍。今生出家了,来生升不了西方,还来这里做和尚。世世做和尚,弘扬佛法;世世做和尚,受持《妙法莲华经》!

这与在中国现代佛教史上赫赫有名的两位讲经法师,静权和续可两位大师,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喜闻佛法,至关重要,若没有人撒播菩提种子,你想听经闻法,那也是天方夜谭!谈到受持《法华经》,道生长老说:“这跟我多次听这部大经有关系。追随静权老法师时,在育王寺听过一次,至今记忆犹新。

后来在上海,又听续可老法师讲了三个月的《法华经》。”两位大师的殷切教诲,道生长老悉皆受持。经堂上、佛理中,诸法宝相义,心已得通达。道生长老受持《法华经》,先是每日诵读,坚持几十年不断,即使是在文革时期,在无人时仍坚持默诵熟悉的段落;文革后时常书写《法华经》的经句,送人结缘。逢到给法师和居士们开示时,他常常以该经的大乘经义,接引众生。他说:“能受持此经,决非小缘。佛自住大乘,我们也要住于大乘;发誓生生世世做和尚,发菩提心度众生。

行菩萨道——弘法利生

道生长老将佛法真理融会实际中,道生长老逐渐成为普陀山两序大众的榜样,他潜心护持海天佛国之外,还不辞辛苦,弘法四方,数十年中,经常到全国各地寺院讲经说法,而且还远足海外,足迹遍及五大洲。

一九八四年应邀赴台,参加台湾灵岩山寺传授三坛大戒法会;一九八六年长老作为中国佛教协会参访团员,应日本曹洞宗大本山永坪寺邀请,参加该寺举行的大型法会……他同时也在泰国、新加坡、菲律宾、美国、法国等国家留下弘法足迹。

(来源:佛教在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