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佛学

被诽谤是该“忍辱”还是“止恶”

新浪佛学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佛言:

恶人闻善,

故来扰乱者,

汝自禁息,

当无嗔责,

彼来恶者而自恶之。

——《四十二章经》——

文/妙祥法师

☞自我修忍辱,忍恶无嗔默不诤

佛告诉我们,一定要“忍恶”。恶来了,不要起嗔恨心。

那个“瞋”字(古版多写作“瞋”),你看写得多了不得,一个“目”字,一个“真”字。那个“目”字,眼睛瞪得挺大挺大的。

他认为真实,使劲瞪着眼睛,实际上已经是嗔恨心起来了。你瞪眼睛干吗呀?你瞪眼睛就是嗔恨心,所以说不能瞪眼睛。

忍恶,为什么要忍恶呢?就是“恶人闻善”,恶人听说谁要做善事,肯定要来破坏你。你刚干点好事,那面就得说你几句。

特别是你修正法,那就更得有人破坏。“故来扰乱者”,就是故意来捣乱的。所以你应该怎么办呢?“汝自禁息”,就要息心头的念头,息除心里的那种嗔恨心的念头。

“当无嗔责”,不应该有嗔恨心,不应该说人家。这点,我们现在有的能做到,有的做不到,有的不认识。

为什么佛要教我们忍呢?实际上,佛这是在方便说,因为本来是忍无可忍,没有什么能忍的。因为什么呢?人家有的时候是在帮助我们,只是我们不认识。

你看释迦牟尼佛在成道之前,做忍辱仙人的时候,那四肢被歌利王给割掉了。你想,割掉四肢啊!割一个胳膊得多疼啊?割掉两个胳膊得多疼?连耳朵都给你割掉,腿也割掉。都割到这个程度,你能不疼吗?

而释迦牟尼佛做忍辱仙人时,就是自己禁息,不起念头,没有嗔恨心。而且还发愿了,什么愿呢?说:我要是成道,第一个度的就是你,第一个要帮的就是你。你想,一个大恶人反而成为他第一个要帮的人。

为什么释迦牟尼佛这么做?这里是不是有点秘密啊?没给我们讲。我跟大家说,这里确实有个秘密。什么秘密呢?因为来捣乱者正是帮助你,你不认识,你以为他是砍你、杀你,实际上你不知道,他在帮助你成就。

这个大家不要怀疑,说有的人可能是帮我成就,有的人是捣乱的。实际上都是帮你成就,它不会假的,是你没有觉察到。

我以前跟大家讲过,在甬子峪的时候,走在那个路上,人家骂我是骗子,我也不吱声。那是有一个人喊我:“你过来!”本溪人也挺横,骑个大摩托,体格还挺好。

“你过来!”他那个意思本来是好心,意思是说我有话跟你讲。但他有时候说话也不像北京人有礼貌,他不是那样的。那个地方人也挺实在的,像和自己家人说话似的,“你过来!”

我在道这头,我能过去吗?中间还过车,我也不认识他,他骑个摩托车就停在那,我就没过去。挺大的个子,你说我过去干吗?我就没过去。

我没过去,那头就开始骂了:“你是不是骗子?”他骂我是不是骗子,你说厉不厉害?不认识,还让我过去,完了还骂我是不是骗子。

我一听骂我,那时候我多少有点经验,什么经验?我知道这个事不简单,不能走,这是无价之宝来了,我得坐下听。你招呼我,我不过去;但是你骂我,我可得坐下听,我不能白让你骂我。

我就在那桥上坐下听。他一看,“哎呀,怪了,这个人真怪啊!我招呼他,他不过来;我骂他一句,他坐下不走了。”

这时他张不开口了,那口就张不开,什么话也没有了。我坐了半天,他也不骂我。

我一寻思:你不骂我,那我还得走。但走是走,我就做这样的思维:他不是无缘无故的,肯定有事,肯定是来帮助我的。虽然我不知道,但我要做这种思维。

走了好长一段路程,没想出什么事,后来我都想放弃了,“唉,别想了,这脑袋都想得特别难受。这哪有什么事?就是随口骂你一句呗!也许是过去的业力,是不是?”但是不行,后来寻思,还得想。

后来走到沙滩上休息,“不行,我得有决心想,肯定有什么事,他为什么不说我别的,偏说我是骗子呢?我究竟怎么骗人了?”这时候是真诚地想,而且真诚地相信他绝不是无缘无故地说。

由于我的真诚,“哎!”突然想起一个事。那天下山的时候,我跟性空师说的“我三天就回去”,我走到那地方的时候,正好是第三天,如果晚上十二点钟回不到山上,就过了三天了。

我那天晚上准备的是什么呢?就是在外面过宿,因为还有好几十里路呢!多远哪!光上山就是八里,村口那段不算。就是到村口那段,没有四五十里路,也得有二三十里路,反正这个路程挺远。

后来我一想,“哎呀!我真多亏了他。”当时我那种感谢心呀,了不得!你说,他要是不告诉我,不这么提醒我,我那天就在外面休息了。就算不休息,像平时那样慢慢走,我也不可能在十二点之前赶到“家”里,我就犯了一个妄语。

是!犯了妄语以后可以忏悔。但怎么忏悔也不如不犯哪,是不是?不犯,那个心多清净,多自在啊!人要是不犯妄语,那就是个了不起的大丈夫行为。我非常赞叹不犯妄语的人、说话算数的人。

我哪还能记住回山这件事情,那时候脑子光顾着累了,疲劳。我想起这事以后,就不敢再停留了,累了就歇一会儿,歇一会儿马上就走……

最后(回山)走到屋里,往炕上一坐,心里那个坦然、那个自在!今天最起码有那么一次不犯妄语。所以说,当别人骂你的时候,你不要起嗔恨心,你应该做一种善念:“他肯定是在帮助我,我究竟错在哪了?”

你要找这个原因,他的骂就成为甘露,骂都成为甘露啊。这个是我总结出的经验。

特别是毁谤,这可厉害了。毁你,说:“你这个人我听说过,这个人又偷又抢,什么坏事都干,我还不知道你吗?”当面就毁你。

我过去就碰到过这样的事,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上市场,为点事跟人家争执起来了,人家说:“我还不知道你?你那过去干过什么什么事……”他不认识,就给你满哪吵吵,吵得你连话都插不上去,最后只好低头一走。

那时候那个心呢……被毁谤的人,那个心就像刀扎似的,有气无力。你怎么办?骂,骂不了,打也打不过,你只好忍受了。另外,他说得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似的,你越在那听,妥了,他就给你编着来,他什么都敢编,可了不得。

毁人,把人家毁得像下地狱一样,非常厉害。毁谤,谤你,说你这么也不对、那也不对。

“当无嗔责者,《华严经》云:菩萨于他起嗔心,即成八万四千障门。”一念嗔心就形成了八万障碍,障碍当时就起来了,有多少?有八万障,也就是无数障,整个就是一片黑暗,挡住你前进的道路。

“是知嗔心之为害甚大”。你看看,平时都能做点善事,做得都挺好,但是呢,就是这个嗔恨心去不掉。你做了那么多功德,这一会儿就全送过去了,甚至把你自己都毁了。

“当恶来扰乱,嗔心起时,当以佛知见禁息之。”我刚才跟大家讲了,佛的知见。恶只是虚幻,只是无明,只是贪嗔痴的一种表现,所以不必跟它计较。

我们甚至可以用法来空掉它,知道它是帮助我们、成就我们,反而生欢喜心,“哦,他来说我,是成就我。”这个“我”也是虚幻,哪还有个骂你啊?是不是?

既然没有我,哪有你啊?人相、我相、众生相、寿者相都是虚妄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假的,何况你这个骂呢?是不是?人都是假的,你骂谁?我都是个虚幻,那你不也是个虚幻?都是虚幻,哪来个骂不骂的?

所以说,这些恶最后只能自己毁掉自己,对你丝毫不起作用。知道这一点,我们一定不要起嗔恨心。

护正法者,

应当执持刀剑器仗,

侍说法者。

——《大般涅槃经》——

☞为法当止恶,护众眼目免堕落

我们应该用生命恭敬佛宝和法宝,同时也用生命来护持僧宝。

什么叫护持僧宝呢?作为我们僧人来讲,以生命来护持戒律,来严持戒律,就是护持僧宝;作为居士来讲,帮助僧人严持戒律,维护戒律,创造护持戒律的所有条件。

特别值得称赞的就是,居士对三宝的无畏施,表现在拥护三宝,为维护三宝固若金汤上面所做的努力。

比如说出现了不当的参与和干涉,一些不好的人干预了佛教,干预了僧团,那我们应该尽心尽力去维护佛教的发展。

特别还有人诽谤法门,这更厉害了。说“日中一食”那都是外道,“不摸金钱”那也是外道,反正都是外道,不是法L功的行为,就是这个行为——反正怎么也是不对。

本来是正的佛法,他硬说是邪的。比如说,你说:“出家人应该不摸钱。”他说:“哎呀,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你现在何必这么执著?佛要是在世都会改过来的。现在佛不在世了,我们应该这么做就对了。你看,大家都认可。”

这种愚痴之见破坏佛法,是下地狱因。

本来日中一食是佛非常清净的戒律,也是佛的本意,它能够让人速速地证道。他说:“你会导致胃病,何必吃那么多?你一天吃三顿,平均分吧。你吃一顿,反而还吃那么多,更贪!”

他用这种愚蠢的想法来诽谤日中一食,就跟诽谤佛一样,最后也会下地狱。

对于外道、邪道、以及恶知识破坏佛法,我们必须提出佛法的正见,来辩驳外道的邪知邪见。

头一段时间(指2006年讲法之前),水库啊,这个王某某组织的这么一伙人,是对僧团的一个考验。居士们在这方面,在拥护三宝上,做得非常好,可歌可泣!已经达到了确实非得称赞的地步,也是在佛教史上写下了很了不起的一个篇章。

我想这种护持将来一定要把它写得圆满,要写下来留给后世,作为佛教的一种光荣。而且他们舍掉身心、生命去护持,这种护持,确实体现了佛法住世的精神,也体现了菩萨住世的精神。

每个人都尽了最大的努力,有很多人随时随地,要做出牺牲来护持佛法的。

我感动的,一个是居士用身心和生命来护持佛法的这种决心。还有居士能尽心尽力去做,或有一点儿能力做一点儿,我都非常感谢。

我不光感谢他们对佛法的努力,更感谢他们对整个国家的兴旺,所带来的希望。因为这种努力会使整个灾难,大的灾难由大化小,由小化了。我感到欣慰和感谢!这就是无畏施。

所以说,通过这么一段的努力,使我对度众生也好,努力修行也好,还是改造自己,都充满了信心。对国家的兴旺也充满了信心。更对佛菩萨在我们的眼前,充满了信心。

也有人在这个问题上有了疑惑,有人认为:我们不应该参与这里面,应该只管在家里坐着,不要管僧团的事情,僧团是僧人的事情。平时我们可以学法,如果发生什么事情是他们自己解决,别找着我,找着我就不应该了。这就提出一个口号,就是“僧人的事情,僧人自己管”。

这个问题分用在哪上,用在拥护三宝上,我们这种想法就与拥护不相应。所以说,他就不能正确地处理。应该知道,必须要提出佛法的正见,来辩驳外道的邪知邪见。

自从僧团二〇〇〇年进入大悲寺以后,清除外道,和外道进入这里面捣乱时,我们很多居士都是据理力争,甚至不惜牺牲生命来护持,确实做得很好。

我们知道,咱们寺院过去把神像、仙像这些外道的塑像,都清出了寺院。把外道像清出寺院就是护持三宝,让三宝清净,不允许外道在这里。

后来考验就来了,外道集中了很多人,用汽车拉着仙像,砸开大门,闯进寺院。僧人都是拼命去拦截,有的被打,被扔在水沟里,被打住院等等。他们毫不畏缩,用生命来护持法宝,护持佛宝,护持僧宝。这个行为就是护持三宝的体现。

那时候规定,不允许居士管,居士都在屋里,不许出来,因为怕居士受伤害。而僧人冲在前边,居士急得都哭,这是一个互相关心的表现。怕居士受伤害,由僧人往前闯。

虽然是把僧人打了,仙像也搬进来了,但僧人照常上早晚殿、诵咒,一点不断,一点不乱。居士都含着泪,就想为护持三宝而拼命。

由于正确地处理,很快地就得到了解决,最后平息了这个事件。而在清理仙、道、神像这方面,树立了一个榜样。而且对佛教来讲,也是一个大事。

现在很多的佛教寺院也鼓捣这些东西,供这些东西,这都是不正确的。他们有时候不敢处理。有时候护持三宝,就得豁出去。

在这期间,居士也是拼着命,师父说到哪,他们做到哪。师父说这些像应该清出寺院,他们就积极地出去跟政府打招呼。政府同意以后,马上就雇车拉走,也不怕被打击。居士护持三宝,就得这样依教奉行。

护持三宝,不光是这个方面,还有其它方面。比如说当僧人有了难处的时候,他们就不顾生命地冲上前。包括很多居士,甚至明知有生命危险还是那么去做,确实令人感激,令人感动。

我们作为居士来讲,应该这样护持三宝。但是作为僧人来讲,一定要严持戒律,才能叫人生起恭敬心,才能叫人有护持心,这都是相辅相成的。

如果严持戒律,天龙八部,一切都能护持你;如果不持戒,你叫人家护持,人家也不愿意护持。这个体会都是很深的。

但是这个事情不能就此就完了,应该把这些经验总结起来,教训也总结起来,还要教育其他的居士来护持佛法,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从积极的方面,我们更应该护持佛法,那就是要提倡正信的佛教,提倡正知正见的信仰。

什么是正信的佛教?那就是严持戒律。什么叫正知见?佛陀的知见,也就是正确的知见。就是放下你的知见,只要没有我和我的知见,也就是说去掉我执和法执,那就是正确的知见。无一切知见,便是佛的知见。

所以说要提倡正信的佛教,要提倡正知见的信仰。这是最积极的。

附录一:

[护持正法]

如果某人所言违背佛陀戒律,严重误导众生,可以依据佛所说的经典、戒律,指出此言论的错误,所说只针对错误的言论,而不针对某个人,不去说其过失。以下经文,可以作为参考。

在《大般涅槃经》中佛言:

我涅槃已,随其方面,有持戒比丘,威仪具足,护持正法,见坏法者即能驱遣,呵责惩治,当知是人得福无量不可称计。

善男子,譬如有王专行暴恶,会遇重病。有邻国王闻其名声,兴兵而来顿欲殄灭。是时病王无力势故方乃恐怖,改心修善,而是邻王得福无量。持法比丘亦复如是,驱遣呵责坏法之人,令行善法,得福无量。

善男子,譬如长者所居之处,田宅屋舍生诸毒树,长者知已即便斫伐,永令灭尽。又如壮人首生白发,愧而剪拔不令生长。持法比丘亦复如是,见有破戒坏正法者,即应驱遣,呵责举处。

若善比丘见坏法者,置不呵责驱遣举处,当知是人佛法中怨。若能驱遣呵责举处,是我弟子,真声闻也。

善男子,如来亦尔,视坏法者等如一子。如来今以无上正法付嘱诸王、大臣、宰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是诸国王及四部众,应当劝励诸学人等,令得增上戒、定、智慧。

若有不学是三品法,懈怠破戒毁正法者,国王大臣四部之众应当苦治。

善男子,以是因缘故,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应当勤加护持正法,护法果报广大无量。善男子,是故护法优婆塞等应执刀杖,拥护如是持法比丘。

若有受持五戒之者,不得名为大乘人也。不受五戒,为护正法,乃名大乘。护正法者,应当执持刀剑器仗,侍说法者。

附录二:

[以大悲心止恶]

佛在《大方广善巧方便经》中曾讲述自己在过去世,为救五百商人及令一恶商不造杀业免堕地狱,而以大悲方便断其性命一事。

我念过去世时有五百商人入海求宝。是时,别有一商人其性刚强,猛利暴恶,于海中路而忽相逢。彼一商人即生恶心,欲谋珍宝。

彼自思惟:“我今宜应设其方便,悉断彼诸商人命已,当取珍宝,还阎浮洲,自受快乐。”

是时,五百商人众中有一商主名曰善御,其性慈和,于一切人常生悲愍。商主一时止息而卧,忽于梦中见大海神出现其相,谓商主言:“汝今当知,诸商众外别有一人,其性暴恶,如是色相、如是名字。彼人起贼害心欲谋珍宝,彼作是念:‘应当速断诸商人命,取其珍宝,还阎浮洲,自受快乐。’是故,我今如彼所念而先语汝,汝可思惟作何方便,令此恶人不造杀业、免地狱报,又复商众得全其命。何以故?此五百商人皆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住不退转,而彼恶人于如是住菩萨法者若造杀业,永堕地狱,无有出期。是故,汝今宜设方便,善为救度。”

尔时,善御商主从梦觉已,即作是念:“我于今时有何方便,令此恶人不造杀业、免地狱报,得诸商人各全其命?”于一日中如是思惟求善方便而未能得,乃至七日审谛思惟亦不能得。

过七日已,即作是念:“我今无复方便可得,但当于彼兴杀心者先与断命。彼断命故,不造杀业、免地狱报,又令余众得全其命。”

如是念已而复筹量:“我若与此五百商人共断其命,而五百人皆堕地狱。我今宜应起大悲心,为救护故,自手当杀。此杀因者,设于百千劫中获地狱报亦当忍受。但能今时以如是大悲方便令此恶人不造杀业,当免地狱无量劫苦;又令住菩萨法者诸商人众,安隐无难。”

尔时,商主作是念已,即设方便乃断其命。时彼恶人既此命终得生天界。

智上!彼五百商人者,当知即是此贤劫中五百如来;是时众中为商主者,即我身是。我于百千劫在轮回中,以大悲心出生善巧方便,如是种种救度众生。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