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佛学

梦参长老:出家与还俗

我们诸位道友出家,先没有学习到佛法,还不知道发愿,也不知道回向。等你出家落发的时候,第一个发愿,落完发了开始要回向,发愿回向非常重要。发什么愿呢?出了家要不退悔,遇到什么障碍因缘都不生悔心。我所遇到的出了家,发退悔心的很多,甚至于要是生一念退悔心,马上忏悔继续发愿,有的不是这样子,他一发退悔心了,渐渐的这个心就增长,增长就罢道还俗,出家了又回去了。

这个我们看见,这种事好像很少,在普寿寺还没听见哪个罢道还俗的,但是我遇见就不少。特别我们在美国,在大陆上住了十年佛学院,连学带教,到斯里兰卡又待了六年、十六年再加上出家当小和尚时候,等他还俗时候也快五十岁了,四十多岁了,这里头错综复杂的因缘很多,不止一个了。跟宏觉法师他们一班的,都在我身边的读大学,考个大学也不容易,英语的程度得能听英语课,经过很多艰难,大学没毕业就交朋友了,毕了业就还俗了,五个剩下了一个。这一个怎么剩下的呢?他读读的就跟我说他不读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等把这个世间法学会了,大学文凭拿到了,那佛学的戒牒可能退回去了,因此就不读了。不读了就保住了,读了就保不住了。

因为这有环境的选择,特别你所处的环境。当你最初求请出家,就很不容易。很多障道因缘,结果出了家了,完了生退悔心,所以这个偈颂,文殊菩萨教授我们要求请出家,要当愿一切众生,出了家了不要退悔,得不退法,心无障碍。

出了家了心里上的障碍很多呀,我们好多道友跟我说,我问他能还俗不能?不会啦,我都三四十岁了。三四十岁了、七八十岁还还俗呢。我们经常说业障、业障,业障发现了,业不自主。业障来了,把你那个智慧光明都障住,你自己做不了主了,因此在你求请出家的时候,就要发愿,发什么愿呢?发个得不退法,在法上不退。法不退的时候很难,它不由我们个人的意愿。去年的时候,是去年吧。今年我们没办,去年我们办个培训班,在后头,就后头那个戒堂。男众都在那儿住,有些人要求跟我出家,我说我没权利收你,第一个我没地方给你住,第二个你的家庭要来干扰,我没办法。

出家既不容易,障碍很多,出家之后呢?没生过退悔心,一念退悔心都没有,这就很不容易了。现在我们这里头,培训班的道友有很多要出家的,想那些在这义务劳动的那些道友们,想出家先要劳动,这也可以说是方便善巧吧。劳动劳动磨练一下子,把业障消失一下子,个人的因缘都不一样,假使我当初出家的那时候,要在普寿寺,我家出不成了。这磨练我,让我先去劳动。我绝对不干的,这是我说,劳动一年了再出家,那时候出家就是勇猛心,勇猛心还容易发,慢慢一磨练长远心就没有了。所以每个人的因缘很不一样的。

我说我们中国现代的三个神尼,这三个比丘尼很了不得,就想到圆照法师,圆照法师圆寂到终南山山顶上,死的时候心脏烧不坏,第二个通愿法师,就是现在咱们这个庙的开山祖师吧,第三个就是昨天圆寂的,台湾办华梵大学的晓云法师,这三个比丘尼我跟她们道谊之间都很好的,晓云法师她死了,她是九十四岁,通愿法师将近八十岁,圆照也八十多了,快近九十,死的时候,个性相像,道路走的不同。但是这三个比丘尼,在现代说很不容易的,这两位法师出家还容易,晓云法师出家很难,她非要认倓虚老法师为师父,倓虚老法师从来不收女弟子,后来我在报上或杂志上,看见晓云,是倓虚老法师的徒弟,我就很奇怪了,我认为不可能,我到台北去找她,我说你怎么会跟倓虚老法师出家,什么因缘?她就跟我说了,倓虚老法师病很重,她在印度回来,她在印度泰戈尔大学教艺术,她不是学生是老师,那么在他病重,她跪那儿不起来紧著磨,老法师病的很难受,怎么办呢?就找另一个老和尚给她剃的头,这样她才挂他一个号,这以后没好久倓老法师就圆寂了,这样收的徒弟,所以倓虚老法师就有这么一个比丘尼弟子,我跟她算是同门吧,这是我讲的出家的过程。(来源:依止梦老学佛法。文字录入:慧金居士)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