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佛学

禅修天地:梅花与禅悟

在见道的高僧哲匠而言,在具有由“色”见“空”的大智慧下,却认为“河山并大地,齐露法王身”,娱人的花草,却是至道的露显。

唐僧古梅诗云:

火虐风饕水渍根,霜皴雪皱古苔痕;

东风未肯随寒暑,又蘖清香与返魂。

古梅的遭受诸般折磨,正是比喻修道者遭受苦难之多,与修持时间之久。古梅的“枯死”,也象征着修道人的“大死一回”,把以往的情识意想,修持到荡然无存的地步,于是“至道”显露,在时节因缘的来到下,于是悟道,正如古梅的返魂着花。

虚堂智愚禅师:

千年苔树不成春,谁信幽香似玉魂?

霁雪满林无月晒,点灯吹角做黄昏。

比喻常人的礼拜佛祖,只因知道佛祖已超凡入圣,如佛祖也似古梅的不绽花,恐怕也不会为人所崇拜顶礼,渡过普通而寂寞的黄昏。

虚舟普度的墨梅诗:

常忆西湖处士家,疏枝冷蕊自横斜;

清明一片当时事,只欠清香不欠花。

比喻禅师悟道的时候——“当时一片精明事”,可是可叙说的是“悟道”的过程,言语可表叙的部份,而不是道的本体,和那至高的境界,正如画梅花时,只能描绘梅花的形状,不能显示梅花的清香一样。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