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佛学

禅诗赏析:蝇子透窗偈

文/觉醒法師

蝇子透窗偈

宋·白云首端

为爱寻光纸上钻,不能透处几多难。

忽然撞着来时路,始觉从前被眼瞒。

著者小传:白云守端(1025~1072),北宋临济一杨岐禅派著名禅师。少工翰墨。20岁依茶陵郁山主出家,圆具后参杨岐方会禅师,得其心印。28岁住持江州(今江西九江)承天寺,安微舒州白云山海慧寺,所至禅众云集。胆识过人,学众敬而畏之。著有《白云守端禅师语录》两卷、《白云守端禅师广录》四卷。

赏析:

这首禅诗语意双关。机锋暗藏。苍蝇钻纸是因为趋光,趋光是苍蝇的日常经验。但经验是否可信?苍蝇如此,人又何别?盲目地崇信自己或他人的成功经验,而自以为是,殊不知世异时移,当时空等诸多影响条件改变时,原有的经验又有多少可以参照呢?如果用实事求是言以蔽之,是否过于简浅呢?

“忽然拄着来时路一”,这个“来时路”即真如佛性,人人具足,只因众生妄想颠倒执著不能证得,若离妄想,则一切智、自然智、无碍智即得现前。“始觉从前被眼瞒“,回头就路还家时,方知平生被眼所蒙骗。此中之“眼”是代称,总代眼耳鼻舌身意之六根。六根本为六贼,虚妄不实,奈何众生迷背自心,向外驰求,认贼为子,遂因六根,触对六尘,

引起六识,从兹发生无量种种知见。不知根尘本空,识性如妄,不能返观内照,复还本体,以致轮转生死,无有了期。众生若能回归“来时路”,知幻即离,舍妄归真,则朗朗乾坤,任自飞翔矣。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